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主页 > 东大山 >

寻访“张掖红旗渠”

发布时间:2019-05-09 20:39 类别:东大山

  您当前的位置 :寻访“张掖红旗渠”来历:中国张掖网人参与互动2019年01月02日 09:15

  寻访“张掖红旗渠”

  在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东大山风光区峡谷内,有一条烧毁近四十年的引沟渠,远远看去若隐若现,像一条陈旧不胜的飘带蜿蜒吊挂在峡谷峭壁上。这就是上世纪70年代开凿建筑的“张掖红旗渠”。

  据甘州区文物局材料记录,“张掖红旗渠”位于甘州城区三闸镇红沙窝村以东约10千米处东山寺峪谷内。原名“0.02渠”,因泉源之水每小时流量仅为0.02立方米而得名,后因开凿此渠的起因和过程充实表现了张掖人民自给自足艰辛奋斗的精力,与“河南红旗渠”有雷同之处,所以别名“张掖红旗渠”。

  张掖红旗渠地点的峡谷山势险峻,这里山峦崎岖、沟壑纵横、松柏葱茏、花卉飘香,一路山谷幽幽,游人来此如入仙境。山谷中清泉涓涓,常年流淌盘山而下,远了望去似九曲长河,恰是由于有了这股山泉水,20世纪70年代才演绎出了一条微缩版的“张掖红旗渠”,缔造了张掖水利史上的奇观。

  上世纪70年代,张掖县三闸公社红沙窝大队四处是一派“风吹石头跑、遍地骆驼草、人无解渴水、鸟无歇脚枝”的冷落气象。全大队共有耕地1999亩,灌溉用水仅依托上秦公社缪家堡大队下流的泉水灌溉,水源时常断流,有50%的地盘靠天吃饭,水源问题成为搅扰几代人保存的大事。一次机缘巧合,一部《红旗渠》片子故工作节深深地打动了红沙窝人民的心扉,这部片子讲述的是河南林县建筑红旗渠引水灌溉的故事。时任红纱窝大队党支部书记的李华年,当即召集青丁壮劳动力配合商议,并率领第终身产队队长李克文等6人外出到山丹红寺湖渠参观进修,回来后由队长李克文倡议,由社员祁文山、祁玉山、刘兴前、李光和、李兴平等6人构成小分队,徒步深切东大山峡谷内寻找水源。他们勘察到峪谷内有一股清凌凌的山泉水,泉水虽然不大,但常年流淌不息,欲将其山泉水引出东大山南麓灌溉农田。于是,在全国“农业学大寨”潮水的感化下,他们便策动组织全队社员,自行设想,自筹资金,户户出工,人人出力,在大峡谷内的悬崖峭壁上开山凿石、越谷架渡、凿崖填谷,拉开了建筑引沟渠的序幕。出产队每天连结有16人轮番换班,日夜奋战在施工现场,按照设想图纸一米一米的施工建筑,一段一段开凿推进。因为施工使命艰难、难度大,糊口前提十分艰辛,大部门石料、水泥、砂子都是靠人工搬运。修渠农人白日在工地干活,晚上升起火炉锻造东西,吃的是玉米面,住的是山洞洞,出产队给修渠人员每天补助口粮3斤改善糊口前提。整个工程从1970年4月起头勘测设想,1971年6月开工,于1974年6月完工,历时4年,建成了全长4.6千米的引沟渠一条。引沟渠先是在峡谷峭壁的半山腰顺着山势凿石填谷整修出沟渠根本,之后用水泥和石块砌筑沟渠岸坡而成,沟渠中部宽0.40-0.50米,渠深0.25-0.30米,两侧用砂石土擁填成岸,各宽0.50米,渠总宽1.20-1.50米;在距山谷出口约500米处峡谷间,建筑了大型渡槽敦2个,混凝土浇筑,高约5米,呈“U”字形陈列,将沟渠从渡槽上高架而过;在山谷口外约500米处,建有30×50米大的蓄水池一座。所建沟渠规模虽小,面积约2300平方米,但能够包管红纱窝一队100亩摆布的灌溉面积,缓解了其时干旱缺水的凸起问题。这条沟渠不断延用至20世纪80年代初期,因退耕还林庇护生态等诸多政策要素而烧毁。

  “张掖红旗渠”的建筑成功,在其时震动了全省上下,成为本地农业阵线一面鲜红旗号。红旗渠遭到了张掖地委的高度注重,很多处所组织人员纷纷前去“张掖红旗渠”参观进修。时任民乐县县委书记的原甘肃省政协副主席韩正卿,在2009年4月由甘肃人民出书社出书的《韩正卿日志·民乐卷》(第一卷)中记录:

  “今天早饭后,由地委副书记郑俊明同志率领各县参会同志去张掖县三闸公社红沙窝大队参观水利工程。这是一条长约5000米的盘山小型引沟渠道。”“红沙窝大队修了这条渠道,精力令人震动!”“出产队长李克文同志为了修渠,卖掉自家的自行车买材料,在他带动下,自筹资金7万多元,修好了这条渠道。我们要进修这种精力,队干部都如有李克文同志的这种精力,任何工作就好办了。”

  现在,当你行走在东山寺峡谷中,若隐若现的红旗渠照旧挂在悬崖峭壁上,这条沟渠绝大地段已被碎石杂物覆没了汗青的踪迹。有的地段只是从峭壁上挖进去一个槽,人通过时只能面向石壁一寸寸地向前挪动,令人怛然失色;有的地段是从一块巨石下通过的,行人只能跪在渠帮上艰难爬行穿过;有的地段因被沙石洋溢脚踩上去直打滑,几粒被踩落的石子顺着万丈深渊滚落,荡起一股如烟如云的尘埃,向下望去登时让人毛骨悚然,天旋地转。整个沟渠一边是山崖徒壁,一边是几十米深的山沟,一不留心就有掉下山崖的危险。看望张掖红旗渠,使人魂灵遭到难以言喻的震动,很难想象昔时建筑这条引沟渠的艰难。站在山下仰望,山腰间那一段段如带的渠身,胸中油然升腾起对建筑者的敬意。站在这条烧毁的引沟渠上,伏下身子,双手触摸那一方方质地厚实、紧紧相依的渠石,禁不住让人屏住了呼吸。在峡口出口处的渡槽下,仰望那渡槽墩水泥柱上方清晰可辨的五角星图案和“农业学大寨”“自给自足,艰辛奋斗”的字样,登时让人大白了它不朽的奥秘——这一刻,峡谷不语,大地低伏,我却仿佛看到了峡谷里全是红旗招展,听到了凿石声、欢笑声响彻寰宇。

  我的报纸情怀

  父亲,爱的代言

  “传布家风好故事·弘扬社会正能量”事迹宣讲(五)优良家风,筑就25岁大夫的惊人之举

  老家院里欢喜多

  淡淡的,正好……

  芳草园里情味浓——读《芳草园》有感

http://rahcar.com/dongdashan/317/

你可能喜欢的